温哥华Hawksworth Restaurant,一间除了小贵不管饱之外没啥毛病的著名餐厅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everything is better with wine。都知道如果去吃西餐的时候,配上酒整个用餐体验会提升很多。但很多人都不知道该怎么点酒。其实嘛,别说是一般人了,即使是略懂一点酒的,去餐厅点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餐厅的酒贵之外(一般都是2-3倍的价钱),还有一个酒量的问题,除非同桌的人都喜欢喝酒,不然的话,点一整瓶喝不完,点一杯呢选择又实在不多。

这个时候,那种直接帮你配好酒的tasting menu,就很值得考虑了。这次有机会正儿八经地试了Hawksworth Restaurant餐厅的tasting menu,配上酒,无论你是对这间餐厅感兴趣,还是对于如何配酒感兴趣,相信这篇文章都会对你有用。

Hawksworth Restaurant算得上是温哥华极为出名的餐厅之一了。由于米其林没有进入加拿大的关系,所以加拿大实际上是没有米其林餐厅的。如果有的话,估计这家餐厅有机会能拿颗星?

前文已经说过了,这次就是冲着他们家的tasting menu去的。不过这家餐厅的菜单上面有这么一条,就是说full table patication required for tasting menu。但是我们4个人中只有2人是准备试tasting menu的,之前还特意打电话去问这样是否OK。

结果到了餐厅,侍应上来直接就问是不是只有2人是准备试tasting menu,这点细节也照顾到了,服务值得赞一个。

不废话,直接上图。第一道,是匈牙利的干白。这款酒就是高酸,各种不太成熟的水果香味。味道不太浓厚比较清淡。好处就是配上生蚝的话,不会“抢”了生蚝的鲜味。

这种干白,很明显就是所谓的Food Wine,也就是说必须配上食物来吃才有意思,不值得单独喝。即使是配上食物,也不能整顿饭都喝这种酒,只能配这种前菜打开胃口之用。

生蚝和上面的那一点点鱼子酱,都是产自加拿大。据侍应说,加拿大只有Northern Drivine,这一个地方能生产鱼子酱。

就这么一小颗生蚝,旁边伴盘的都是石头。把生蚝一口放进嘴里,一股海水的腥味充满了口腔,生蚝上面有Yuzu Gel(柚子凝胶),如果单吃会略显酸了,但如果配上同样是高酸的干白则是刚刚好。

第二道是三文鱼刺身,放在一片Rice Cracker上面。这道菜配的是一款Salt Spring Island的Pinot Gris。Pinot Gris和Pinot Blanc实际上是同一种葡萄,Pinot Blanc在酿酒的过程中不会跟酵母菌接触,当酵母菌完成转化酒精过程后就会立即被过滤掉,以保持酒的清爽。而这款Pinot Gris则是在当年的冬天,跟酵母菌继续接触,为酒增加一些复杂的味道。

这道菜要比第一道菜的味道更浓一点点,当然也需要配上味道更为复杂的酒。这就是配酒办法之一。

第三道,Halibut Cheek,也就是大比目鱼脸颊的部分,再配上由龙虾熬制而成的汤。大比目鱼非常新鲜,肉质也是实,这道菜又比之前两道菜更浓味了,所以就配上了BC Chardonnay(霞多丽)。

霞多丽有两种酿造方法,一种是清爽型的,一种是复杂型的。这款酒就非常复杂了,正好配上复杂的大比目鱼。

第四道菜是鸭胸肉,肉是经过陈年处理的,吃起来还是非常嫩,一点都不“柴”。而且最精彩的地方,是鸭皮烤得非常酥脆,中间的肥油都已经烤掉了,吃起来一点都不腻。注意这一份菜其实是有加钱的,当天有做特价,所以额外多加26加币,会多一倍的份量。正常的话,只有一块鸭胸肉。

配这道菜的是一款Mendoza Malbec,喝上去非常Jucie,不知不觉就把酒喝完了。

第五道菜,是法国常见的一种甜品Riz au lait,“牛奶饭”,也有翻译成“米欧蕾”。

配的是意大利的Moscato D’Asti,Moscato有一种很特别的香味,最简单的解释办法,感觉很像没有那么甜的加拿大冰酒,因为很多冰酒都是用Moscato来酿造的。

最后就是配上饭后甜品,结束了这顿不算丰盛,但味道很好的晚饭。

最后的帐单,加上小费差一点到600加币。

结语

 

葡萄酒爱好者,喜欢旅游尤其是悠闲式的旅游。热衷于用里程积分兑换免费的机票和酒店,现有的里程积分绝大部分都不是通过飞行和住酒店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