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用威士忌配牡蛎是绝配

Updated on June 7th, 2021

喜欢酒,尤其是喜欢威士忌的话,村上春树的《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这本书的确是值得一读再读的。第一次读的时候,学会了喝威士忌究竟是加冰还是加水。而之后再读,又留意到了威士忌和牡蛎这一绝配。

村上春树在书中写到:

有机会去艾莱岛的人务必尝一下生牡蛎。本来6月不是适合吃牡蛎的季节,但尽管如此,这里的牡蛎还是十分美味,味道和其他地方吃到的牡蛎大不一样。没有腥味,个儿小,带股海潮清香。滑溜溜的,但有咬头。 “往牡蛎上浇纯麦芽威土忌更好吃。”吉姆告诉我,“这是艾莱岛独特的吃法。试一次你就忘不掉。” 我于是照做。在饭店要了一盘生牡蛎加两杯纯麦芽威土忌,把威士忌满满地浇在壳中的牡蛎上面,直接放到嘴里。唔,实在好吃得不得了。牡蛎的海潮味和艾莱威士忌那海雾般独特的氯感在口中融为一体。不是哪一方靠近,也不是哪一方接受,简直就像传说中的崔斯坦与易梭德一样。然后我把壳中剩的汁液和威土忌一起“帖嘟”咽下。如比便然举行仪式一般重复了六次。真可谓人间天堂! 人生是如此简单,而又是这般辉煌。

图片来源:Forbes

不过单从书中的文字,似乎他的吃法跟专业的推荐还是有点出入。上面的图片是有艾莱岛的贵妇之称的Bowmore蒸馏厂所提供的,原文戳这里

  1. 首先喝掉牡蛎壳里面盐水;
  2. 喝一小口威士忌;
  3. 然后吃掉牡蛎;
  4. 倒少量威士忌到牡蛎壳里;
  5. 最后喝掉牡蛎壳里面的威士忌。

结语

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当然就不必费此操办了。只要我默默递出酒杯、您接过静静送入喉咙即可,非常简单非常亲密非常准确。然而遗憾的是,我们居住在语言终究是语言、也只能是语言的世界里,我们只能将所有事物置换成另一种不带酒意的东西才能表达出来,我们只能生活在这一局限性之中。- 村上春树

各位喜欢威士忌的读者朋友,有机会的话记得要试一下威士忌配牡蛎,看是不是很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