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岛天风海涛雨林游(二)

Updated on July 22nd, 2018

接上篇:温哥华岛天风海涛雨林游(一)

尤克卢利特(Ucluelet)和同在海岸线上北边45分钟处的托菲诺(Tofino)镇相比,更小更安静。我们住的酒店是公寓式的,所以工作人员不提供天天打扫房间的服务,住客离开时也得记得自己把垃圾清理好带出去扔到指定的地方。房间里有开放式的厨房兼餐厅,客厅,隔开的卧室,条件不错。最喜欢的是窗外宁静的海湾,岸边野树灌木里有鸟巢,清晨很热闹。海獭晚上似乎爬到我们阳台上逛了一圈,留下水迹和脚印。​

Ucluelet Water’s Edge

Ucluelet Water’s Edge

Ucluelet Water’s Edge

尤克卢利特(Ucluelet)和同在海岸线上北边45分钟处的托菲诺(Tofino)镇相比,更小更安静。我们住的酒店是公寓式的,所以工作人员不提供天天打扫房间的服务,住客离开时也得记得自己把垃圾清理好带出去扔到指定的地方。房间里有开放式的厨房兼餐厅,客厅,隔开的卧室,条件不错。最喜欢的是窗外宁静的海湾,岸边野树灌木里有鸟巢,清晨很热闹。海獭晚上似乎爬到我们阳台上逛了一圈,留下水迹和脚印。​

Wild Pacific Trail-Amphitrite Light House

Wild Pacific Trail-Amphitrite Light House

和托菲诺那边难度不小每天限制人数必须预约才可进入的“西海岸步道“(West Coast Trail)相比,尤克卢利特这边有一组统称为“狂野太平洋步道“(Wild Pacific Trails)的海滨步道群。它们由一群当地义工们在悬崖之上温带雨林之中凿出来并维护着的,濒临汹涌太平洋,景色壮美。一早跟酒店前台聊了会,问她推荐的当地徒步道,在地图上标了出来,然后去超市买了早餐匆匆吃完,就去镇上逛了圈,大部分地方没开。这里有个很不错的水族馆,可惜冬天歇着。

我们今天走的是酒店工作人员的首推:安菲特里特灯塔步道Amphitrite Lighthouse ,环线只有2.6公里,坡度不大。​冬天的话车子可以停在海岸防护队的停车场里,夏天有另一个地方可停。

暴风季节,狂风席卷着大浪拍向礁石,激起几米高的浪花,呼啸的大风夹带着雨点袭来,根本拿不住伞。灯塔那边已经有几位义工在巡视游步道清理断下来的树枝,看到我们的狼狈样就笑说,哎一看你们就不是本地的没有经验呢,赶紧把伞收起来,刮大风打伞很危险的。我们没有准备好,只穿了雨裤而没有穿雨衣,淋得透湿,还好天气不冷。​

Wild Pacific Trail-Amphitrite Light House

我们选择了往左边走,这条路铺设了石子,穿过被海风雕蚀得奇形怪状的海岸雨林:​

Wild Pacific Trail-Amphitrite Light House

面对咆哮的大海,震耳欲聋的涛声—这片礁石与对过的破碎群岛(Broken Group Islands)之间的Barkley海域被称为太平洋船难的坟场。狭窄的海峡,湍急无法预测的潮流,遍布的暗礁,史上在这里沉没的船只和失去的生命不在少数。大自然的威力绝不容人类低估:

Wild Pacific Trail-Amphitrite Light House

Wild Pacific Trail-Amphitrite Light House

灯塔步道大约只需要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走完。灯塔步道环线之外还有另一条著名的环线,从Big Beach海滩出发,沿着海边往Rockies Bluff走,称为艺术家之路(Artist Loop),尾段可以连上有着八百多年古树的古老杉树步道(Ancient Cedar Trail),这条路往返的话近16公里,但是如果时间不够的话中间可以拆成小段环线走也可以,据说景色更惊人。官网上的地图在这里:http://www.wildpacifictrail.com/map.html。我们走完灯塔步道就被雨水浇得透湿了,那些雨点打在脸上还生疼生疼的,想想还是回酒店换衣服烤火去。。。当然,今天想来这个决定是错误的!那天应该坚持走下去的呀!只好留待下次造访。

这些步道并不收费,完全靠义工们在维护和开发。在健行道的起点处有捐款箱,所有善款用于狂野太平洋步道的维护保养。​​

我们回到酒店后冲个热水澡换了干爽的衣服,再次出动去镇上吃午饭,然后呆在酒店里看海,烤火,听音乐,睡午觉,慢慢消磨时光到晚上。屋外​阳台上有按摩浴缸,考虑到邻居会看到,也就作罢了。在厨房里烤了个比萨做晚餐,喝点小酒,度假么,总是要放松一下下的。

Wild Pacific Trail-Amphitrite Light House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