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卑诗省内陆欧肯纳根(Okanagan)知名酒庄巡游,以及推荐酒款

Updated on July 25th, 2021 卑诗省内陆欧肯纳根(Okanagan)是加拿大一个重要的产酒区,BC省其实不止一个产酒区,但最最出名的,还是内陆欧肯纳根(Okanagan),除了酒的质量好之外,还因为内陆风景优美,酒庄的分布又比较密集,所以极适合去一次酒庄游。 本文介绍一下Okanagan的一些重要的酒庄的酒款。现在因为疫情的关系,去酒庄游当然是慎重的,所以不妨碍先去酒铺买点BC酒,呆在家里慢慢等待疫情结束。先放一张Wine Folly的Okanagan酒区图。 Kelowna SpearHead […]

阅读全文

边走边喝,东京白州蒸溜所ANA休息室旅行流水帐

Updated on June 7th, 2021 投稿作者:Ryan 伊 疫情前匆匆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当时情况还不严重,于是就速约了好友出来喝酒消遣。近水楼台,国内的日威要好入手的多。一个小馆子简单的两盘下酒菜,两个人就报销了一瓶響21。除非你喝过这支酒,盲测的话没人会猜它是支调和威士忌,反而会以为它是一支优异的老年份单桶原酒。初闻极香,有着桶陈所带出的复杂香气,皮革,干果,豆蔻,烤栗子和巧克力平衡的出现,美丽而多变的口感,充满了木质感的酒液在嘴中慢慢变化略带辛辣,尾韵厚重。强烈推荐东江人家的烧腊,唇齿留香,每日现做现卖很是紧缺。 东京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原本过完春节就打算直接回加村了,因为疫情事态变得严重导致中加的国际航班全部取消,我的行程也被搁置了。在客服电话线上等了12个小时之后才通话改签,当时只有一个选择是把直飞多伦多改成同日北京-东京-多伦多联程。我感觉命运使然何不去东京囤一些口粮酒。于是把航班改成了一周后东京直飞多伦多,支付了每张票改签费$88加币,挂了电话当机立断订了第二天一早飞东京的机票,抓紧飞(tao)去东京解解馋。落地为羽田机场,出门就看见了三得利的金酒广告,通常威士忌库存告急的时候,金酒就成为了各个大蒸溜所的必推产品。 […]

阅读全文

随笔 – 用威士忌配牡蛎是绝配

Updated on June 7th, 2021 喜欢酒,尤其是喜欢威士忌的话,村上春树的《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这本书的确是值得一读再读的。第一次读的时候,学会了喝威士忌究竟是加冰还是加水。而之后再读,又留意到了威士忌和牡蛎这一绝配。 村上春树在书中写到: 有机会去艾莱岛的人务必尝一下生牡蛎。本来6月不是适合吃牡蛎的季节,但尽管如此,这里的牡蛎还是十分美味,味道和其他地方吃到的牡蛎大不一样。没有腥味,个儿小,带股海潮清香。滑溜溜的,但有咬头。 “往牡蛎上浇纯麦芽威土忌更好吃。”吉姆告诉我,“这是艾莱岛独特的吃法。试一次你就忘不掉。” 我于是照做。在饭店要了一盘生牡蛎加两杯纯麦芽威土忌,把威士忌满满地浇在壳中的牡蛎上面,直接放到嘴里。唔,实在好吃得不得了。牡蛎的海潮味和艾莱威士忌那海雾般独特的氯感在口中融为一体。不是哪一方靠近,也不是哪一方接受,简直就像传说中的崔斯坦与易梭德一样。然后我把壳中剩的汁液和威土忌一起“帖嘟”咽下。如比便然举行仪式一般重复了六次。真可谓人间天堂! […]

阅读全文

说说在餐厅里点酒的那些事

Updated on July 2nd, 2021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说在餐厅里点酒的时候,不要点价钱倒数第二便宜的酒,原文戳这里 。因为大家都会觉得点最便宜的酒,会很没有面子;点第二便宜的酒,不至于显得太小气了。而餐厅也吃准了客人的这种心理,特别把最便宜的酒的价钱标高一点,放在价钱倒算第二位的地方让客人去点。 老实说这种观点的文章之前已经看过几次了,具体是不是真的呢?以笔者有限的餐厅点酒经验来说,并不是特别感觉到。至于为什么餐厅点酒经验的有限?原因还是小农心态作怪。在餐厅里点酒,价钱动辄是零售价的2-3倍,实在舍不得啊。不过出门旅行,尤其是去欧洲旅行时,倒是比较舍得在餐厅点酒。毕竟在欧洲的餐厅里,几乎每一桌上面都会有酒,而且葡萄酒实在是欧洲文化的一部分,详细可参考: 酒遍马德里 – […]

阅读全文

随笔 – 喝威士忌究竟是加冰还是加水

Updated on March 4th, 2020 “主人会意地微微一笑,端来足足装有120毫升的爱尔兰威士忌的大号玻璃杯(恐怕还有装180毫升的),旁边放一小壶水。当然是自来水,不会上矿泉水那类煞风景的货色,因为自来水活生生的,好喝得多。” “当地人固执地认为,喝好的威士忌加冰,就好比把刚烤好的馅饼放进电冰箱,所以在爱尔兰和苏格兰去酒馆最好别要冰,这样被当作‘文明人之一员’对待的可能性就大大提高了。” 村上春树在这篇《带上威士忌去旅行:我的爱尔兰微醺之旅》提醒大家,在爱尔兰,威士忌兑水才是最“文明”的喝法,“加冰”可能被鄙视。至于为什么要加自来水而不是矿泉水,想来原因是自来水来自当地,添加自来水的话,更能够体现当地的风土人情。而矿泉水或者是蒸馏水,由于长期放置以及把杂质蒸馏的关系,就没有了那种“活生生”的感觉。 那么,喝威士忌究竟是加冰还是加水呢? 可能有人会觉得,酒不是自己喜欢怎么饮就怎么饮吗?这么说的确是没有错,但问题是威士忌,白兰地以及葡萄酒,这些都是属于舶来品,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不但在喝酒,还是在体验别人的文化。比如说,最近有个老外,在网上发表视频教别人怎么吃小笼包,说要先把汤挤出来才吃小笼包,这不是瞎扯嘛。 […]

阅读全文

葡萄酒趣事 – 用Chambertin(香貝丹)来做Coq au Vin(法式红酒炖鸡 )

Updated on June 7th, 2021 在酒铺工作的乐趣之一,就是经常会遇到一些有趣的人和事。最近有一位西人老太太,说准备跟着一份很久以前《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菜谱做菜,菜谱中提到要用一种叫Chambertin的酒。 看到Chambertin这个名字,我跟她说,现在Chambertin酒怎么着也要2,3百了(加币)。这份菜谱出来的时候估计Chambertin酒还没有卖得太贵吧,现在用这款酒来做一道菜就未免太夸张了,于是卖了一瓶平价的法国红酒作为替代品。 之后,我觉得很好奇,究竟什么样的菜谱需要用到Chambertin酒呢?遇事不知问Google,在网上一查,发现遇到这种事还真有其它人遇到过。比如说在这篇文章Chambertin […]

阅读全文

坐头等舱的时候,酒单里都有什么酒?

Updated on June 7th, 2021 作为一个同时喜欢旅游和葡萄酒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得上在头等舱或者商务舱上喝酒更让人期待了,其实主要是飞机上的酒免费喝啊。相信没有人会因为想喝头等舱或者商务舱的酒而去买张机票,不过酒的确是头等舱和商务舱拉开距离的最佳办法之一。那么,坐头等舱时都喝什么酒呢? 国泰航空 国泰头等舱是出名的当然是Krug Grand Cuvee […]

阅读全文

香港中环SPIGA意大利餐厅介绍

Updated on June 17th, 2018 这次去香港一日游,朋友带去SPIGA这家最近新开的意大利餐厅吃中饭,餐厅的设计师是新晋的年轻设计师Joyce Wang,以50年代的怀旧味道为主题。 首先看一下我最关心的酒牌,象这种高级餐厅的好处,就是在酒方面会提供单杯酒的选择【因为不是每次都有喝完整一瓶】,而且单杯酒的种类也算还可以。以一瓶酒可以倒出五杯来计算,价钱基本上就是1/5。至于剩下来的酒,我曾经问过一位开餐厅的朋友,得知餐厅是不会花心思保存已经开瓶的酒。所以餐厅很有信心在一两天之间,把整一瓶酒分几杯卖出。换句话说,看单杯酒的酒单很能看出餐厅客人的消费能力。 香港的酒的价钱非常好,以Veuve Cliquot香槟为例,这家餐厅只卖$750港币。同一枝酒零售大约是$550港币,有门路的话大约只要$350左右。不过由于之后还另有酒饮(详见:Domaine […]

阅读全文

加拿大150周年加东之旅 – 接地气的蒙特利尔L’Express法国餐厅

Updated on July 4th, 2021 到蒙特利尔,当然希望可以品尝一下地道的法国菜。这次有机会和三个朋友聚会吃了一餐饭,其中一位朋友是写美食杂志的专栏作家,另外一位是地道的南法人。得知我要去蒙特利尔,就说要带我吃一顿地道的法国菜。挑选L’Express这家餐厅的原因是这家餐厅的历史非常悠久,其次是相当的实惠,再就是这家餐厅擅长用一些另类的吃材。 L’Express餐厅的地址是3927 St Denis St,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