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从加出发即进美海关小黑屋,错过航班滞留加拿大境内的“美国”

5 2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下一站---> | 伦敦 | 巴黎 | 马德里 | 苏黎世 |
| 马尔代夫 | 阿联酋 | 新加坡 | 曼谷 | 台湾 | 新德里 |
| 纽约 | 迪士尼世界 | 黄石 | 坎昆 |

多年的旅行经历,让我觉得旅行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和状况,也是旅行中有趣的一部分。笔者认为,在旅行中遇到的种种状况和在遇到状况之后,解决问题的经历,也是可以给本来就精彩的旅行增加一些刺激的元素的。然而,这次的经历属于一生一次的经历,希望本站读者们都不会遇到。


一个在出发地的 4 小时原地 Layover

我们先来看一下原始的行程:

2021 年 12 月 23 日

YUL-IAD:AC8723,ERJ175,商务舱

IAD-AMS:UA946,B767-400,商务舱

2021 年 12 月 24 日

AMS-AUH:EY78,B787-10,商务舱

2021 年 12 月 26 日

AUH-BKK:EY430,B787-9,商务舱

这个行程本来在 IAD 是有将近 3 个小时的转机时间的。然而,最后这个将近 3 小时的 Layover 全变成了一个 4 个小时的出发地原地 Layover。

中招

由于出发的时间是圣诞节的前一天,旅行的人很多。机场里面出现了很久很久以前才能见到的,熙熙攘攘的场面,大家可以从照片中看出就连加航的贵宾会员的专用通道都有不少的人在排队。这种场面,笔者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

因为大约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所以我是大约在起飞前三个半小时就到了机场。Check-in 的时候加航柜台的老奶奶对着 IATA 上面的要求一条一条的核对。疫情期间的出行有很多检测,疫苗等的额外限制,所以在办理值机手续的时候,也会需要很多额外的时间。这也是队伍很长的一个原因。经过逐条审核,终于通过并且拿到登机牌前往海关准备过关。

加拿大去美国的飞机,通常是在加拿大机场就直接入境美国了。到了海关,发现队伍也是异常的长,并且当天只有大约四到五个 Officer 在处理非美国护照这边的队伍。队伍里的人基本上都在说,自己肯定会错过自己飞机的时间。我由于到达机场时间比较早,按照正常的进度,我是可以赶上我的飞机的。(应该还可以有时间去 Houston Avenue Bar & Grill 搓一顿的🤣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我被海关的人“随机”抽中,去做了 Secondary Screening。光从这位海关官员的问题看就是有点要找茬的意思。

Officer:。。。

我:。。。

Officer:。。。

我:。。。

Officer:你去哪?

我:去泰国。

Officer:去干吗?

我:For the holiday。

Officer:过节?你过圣诞吗?

我:。。。

Officer:。。。

我:。。。

然后,他拿着我的护照,打开了他小隔间的门,跟我说,跟我走,这边来。此时,我内心阴影面积 → ∞。

这也是我第一次进入机场海关的 Secondary Screening。说是小黑屋,其实是个很大的大厅,并不是一个小小的漆黑的屋子。再一次,由于我到机场的时间比较早,所以如果在这里的时间不是很久的话,我还是可以正常赶上我的航班的。

然而,在海关里面焦急的等待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逐渐接近自己飞机的起飞时间,这个时候作为一个小小的旅客,你是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的,至少我没有想到任何。只能静静的等待。等到非常接近起飞时间的时候,我终于被叫来填了一个问题基本和 EVUS 一样的纸质表格。然后又是焦急的等待,又过了一会儿,被放行了。

其实这个“随机”是真的很随机,反正和我一起等待的都是一些亚非拉的兄弟姐妹,某色人种的,反正是一个都没见到。

Missed the flight, 改签

我是使出了运动员时代的速度冲到了登机口,这时飞机✈️还是在登机口的,还没有推出,甚至舱门都还没关。不过,我无奈的被登机口的地勤告知,由于行李还没有通关,所以没法赶上这个航班了。这时,我更尤为感觉,也许海关的人只是希望我们赶不上飞机。确定肯定赶不上了,很快就放行了。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常客”,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自然知道要做什么。于是我赶紧在登机口和地勤周旋,想办法改签航班。因为原始的航班在华盛顿有几个小时的 layover,这也就给改签留出了可能性和时间。在和登机口的小妹和她找的经验丰富的另一位男同事周旋了半天之后,尽管有很多可能改签成功的航线,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因为我的机票是用 Aeroplan 出的机票,登机口地勤是没有办法更改的。

再一次,作为经验丰富的老司机,我当然知道这个时候的时间非常宝贵,所以在地勤查询的同时,我也在给 Aeroplan 打电话,但是由于年末出行的高峰,即便是用了 Aeroplan 高级会员的电话线路,还是要等很久才能接入人工客服。

经过漫长的等待,接通电话之后,又因为机票的复杂,Aeroplan 接线员需要联系 ticketing 部门完成出票。于是继续等待。最终在离新的航班起飞还有不到 2 个小时的时候,完成了出票。然而,我忽视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也为后面的章节留下了伏笔。这个时候,有经验的读者肯定能从下面的行程看出,这里面可能存在的问题了。我在情急之下,却忽视了这个问题。

第一次更改的行程:

2021 年 12 月 23 日

YUL-ZRH:LX87,A330-300,商务舱

2021 年 12 月 24 日

ZRH-AMS:LX724,A320Neo,商务舱

AMS-AUH:EY78,B787-10,商务舱

2021 年 12 月 26 日

AUH-BKK:EY430,B787-9,商务舱

因为时间紧张,Aeroplan 的小姐姐教我赶紧在网上先 Check-in 瑞航的航班,于是我也就照做了。

噩梦

行程改签好了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此时的我,“滞留”在加拿大境内的“美国”,然而新的航班是从加拿大出发的。我要先回到加拿大,同时,我的行李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有可能已经过了美国海关,也可能处在美加之间的 limbo 之中。

除此之外,疫情期间进入加拿大是需要提前做检测,还要完成 ArriveCAN 的注册,等等。时间只剩下大约 1个半小时的时间,进入加拿大的入境队伍也非常的长,我还要取行李,还要重新 Check-in。这个时候,这些问题同时加在我的大脑里,感觉脑子就要爆炸了。

我完全没有处理过这种情况,所以非常慌张。上面说的这些问题,有一条没有处理好,赶不上飞机就是妥妥的了。这个时候地勤的人已经找不到了,自己直接出去肯定是搞不定的。于是,我赶快来到了加航的贵宾休息室。前台的工作人员果然是神通广大, 帮我联系了管 baggage 的人,又联系了人,带我直接去回到加拿大的通道口。这条路径需要他们刷卡才能通过的,自己去的话,肯定是凉凉。

后来发现,我这种情况也不需要 ArriveCAN。加拿大的边境人员,给了一张黄色的纸,也不用跟入关的乘客一起排大队。回到加拿大的关口之内,我赶快按照约定去 Oversize Baggage 取了行李。

噩梦继续

从 Oversize Baggage 拿到行李之后,一路狂奔,再次来到了 Departure,找到了瑞航值机柜台。这个时候离飞机起飞也只有1个小时时间了。到这时候,我还是没有意识到我的行程其实是有问题的。直到地勤小姐姐对着 IATA 一条一条查询,然后开始向她的 Manager 提问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糟糕,这个行程恐怕是飞不了了。

果然,Manager 小哥说没有申根签证,申根区双转机是不行的,开始指导地勤小姐姐取消值机手续,退出正在 check 的行李。我也只好灰溜溜的往加航的柜台走,看看还能不能有别的办法。

爆发!保护航班

加航值机柜台的地勤跟我说,可以帮我把行程直接改成 YUL-CDG-BKK 的航班。但是这样的话,我的阿提哈德就没了,变成了泰航,我当然不干。这本来将是我第一次飞 Eithad。并且因为之前的转机,在阿布扎比的一晚栗子🌰已经提前定好了,而且已经不能取消了。根据前面的经验,我又是一般和地勤周旋,一边同时联系 Aeroplan。我希望得到的行程,就是下面这个最终的行程,但是这个行程在临出发之前,肯定没有里程票的座位了。于是 Aeroplan 的 Supervisor 说,我们出不了非里程票,让我和地勤问。值机的地勤也坚持说她们出不了我要的这票,开启了踢皮球模式。

为了尽快解决问题,我直接打开免提,来了个三方对峙。从对话中,我得到了一个有用信息,就是像我这种情况,要给加航的电话客服打电话,他们是有可能按照我的要求出一个保护航班的,因为这第一段刚好是加航的航班。

于是,依照这条信息,我又给加航的客服打电话。对面的大叔听我讲完我的需求非常惊讶。表示自己工作了 30 年,从来没听说可以像我这么保护的,不过他表示回去帮我问一下。不一会儿回来了,惊奇的跟我说,还真的可以。于是,我又在起飞前一个小时多点的时间得到了,最后这个行程。终于解决了问题。

最终行程:

2021年12月23日

YUL-FRA:AC844,B777-300ER,商务舱

2021年12月24日

FRA-AUH:EY2,B787-10,商务舱

2021年12月26日

AUH-BKK:EY430,B787-9,商务舱

Silver Lining

从通过 Protection,换成了加航到法兰克福的航班之后,也有机会第一次进入蒙特利尔的国际出发区,到了 National Bank 的 Lougne 里看了一看。

现在蒙特利尔的机场的布局是,除了去美国的航班之外,国际航班和国内航班的安检是在一起的。进入候机区之后,有一个闸口是通往国际出发区的,这个闸口是刷有效的登机牌就可以通过的。这样一来,在 domestic 这边的 PP 卡餐厅是非美国的国际出发的乘客也都可以享用的哈。

由于是 Air Canada 出票的保护机票,FRA 到 AUH 这段的机票被 Etihad 认成了 Revenue 票,于是获得了一些 Etihad 的里程,并且撸到了 Etihad 的到达时 Chauffeur 服务(这个服务对于里程票的乘客是不提供的)。

给我安排的接机车只是一个普通的 Lexus,据 Dino 说,这只是土豪国🇦🇪普通 Uber 的水平,不过我回机场的 Uber 也是降了一档的普通 Toyota。🤣 不过,既然是免费的,当然就不去计较这些啦。

结语

旅行,即便准备的得再充分,遇到一些突发情况也是在所难免的。每每遇到状况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马特·达蒙在火星救援里的话: “At some point, everything’s gonna go south and you’re going to say, this is it. This is how I end. Now, you can either accept that, or you can get to work. That’s all it is. You just begin. You do the math. You solve one problem and you solve the next one and then the next. And if you solve enough problems, you get to come home.” 想各种办法解决问题,也是一种别样的乐趣。每次绝处逢生,化解问题也都会像中学时代解出题目一样,得到愉悦和成就感。

旅途中这些曲折,过来之后回头再看,也蛮有意思和值得回味的经历。有一种可以在平凡的生活中体验谍战片的惊心动魄的感觉。

全部游记攻略:

5 2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Tagged , , , , , .

细水长流的10年美加撸卡时光,让撸卡小能手与撸卡小能手们结识,一起在撸毛的路上渐行渐远。愿与我们同行的人们,今后都能用里程平躺飞行,用点数享用套房和早餐,旅行中不再有痛苦和疲惫,免费环游世界。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4 Comments
最新
最旧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Raymond

5星点评,期待后续的文章😀

Raymond

原来那个是一个封闭的系统,没法转过来。轻装上阵呗✈️